首页 股票入门正文

[学炒股]但斌:转载

主导风云的[]近八年来,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国有企业一直在争夺运营数据

[学炒股]但斌:转载

老万昨天在老万数据透析站开门见山,从三者的盈利能力比较开始。下图为2011年至2018年8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年销售额超过2000万元)中民营企业、外资企业和国有企业的利润数据。数据来源是国家统计局的月度数据库。

请注意上表中三列的演变数据。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2011年至2015年民营企业利润份额呈现持续上升趋势,从峰值的27.1%上升至35.1%。随后,随着供给侧改革的实施,民营企业的利润份额继续下降,2018年8月降至26.0%。外国公司的利润份额一直稳定在24%左右。然而,国有企业的利润份额的演变与私营企业的正好相反。从2011年的29.6%到2016年的18.9%,随着供给侧改革,国有企业的利润份额迅速增加,2018年8月达到33.5%。从这个角度来看,供给侧改革的核心含义是以原材料价格上涨为核心手段,即生产领域的利润再分配,来提高相应国有企业的利润,降低私营企业的利润。

接下来的数据是工业企业规模以上的三类企业的净资产数据。数据来源是国家统计局月度数据库中的总资产数据-总负债数据。请注意,这组净资产数据本身毫无意义。重要的是,我们可以根据利润和净资产数据计算两组非常重要的数据:净资产收益率,更重要的是,利润对净资产的比率。因此,你不需要仔细看下面的表格,只需要稍微注意一下。国有企业的净资产大于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总和,这说明国有企业占据了股指期货交易的大部分资源。

如果总利润除以净资产,可以得到一个非常有意义的数据:净资产收益率。这些数据是反映企业经营效率的核心数据。通过比较私营企业、外国企业和国有企业的股本回报率,我们可以清楚地知道谁更擅长赚钱。因此,下表是本文发布的第一个大动作。请注意,本文后面还有两个大动作。看完下表后,你不应该急着去攻击某个五点战斗机,因为以后会有更多令人震惊的数据。

私营企业的股本回报率已从2011年的28.5%降至2017年的19.6%,显示出无法逆转的持续下降。外国公司的股本回报率在从2017年的22.3%降至2015年的17.1%后,开始呈现相对稳定的趋势。下降趋势有所缓解,2017年上升至18.2%。国有企业极其脆弱,基本上没有能力赚钱。在经历了从2011年的12.9%到2016年的7.2%的急剧下降后,由于供应方面的改革,他们在2017年几乎没有恢复到9.4%,但是他们的赚钱能力仍然很弱。总的来说,民营企业和外资企业的盈利能力超出了拥有最多社会资源的国有企业的能力范围。

这里我要强调的是,本文比较了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经营数据。国有企业中所谓的社会责任企业,如偏远地区的邮政和电信部门,是服务业,而不是工业企业。国有工业企业现在完全是以利润为导向的,长期以来没有承担任何社会责任。国有企业原本要承担的负担,如医疗保健和老年教育,早已移交给了社会。因此,承担社会责任不能成为国有工业企业效率低下的借口。

下面这组数据的比较是本文的第二大举措:利润转化为净资产比率。企业获得利润后,既可以用于企业自身的再投资和再生产,扩大企业规模,增加企业净资产。要么结算利润出来。一般来说,一个国家正常的经济政策应该是鼓励企业将更多的利润再投资。换句话说,企业利润与净资产的比率越高,国家的宏观经济表现就越好。一旦企业家放弃再投资,将固定利润用于房地产投机,或者干脆用外汇离开这个国家,这个国家肯定会陷入巨大的经济困境。

让我们先看看私营企业。民营企业利润转为净资产比率,从2012年到2014年呈上升趋势,从49.4%上升到79.2%。这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好的数据进化定律。按照这种速度,私营企业家保持着越来越旺盛的再投资热情,并肯定会为经济发展承担更大的责任。但随后情况突然逆转,2015年和2017年分别降至44.9%和14.7%。今年1-8月,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实现利润1.15万亿元,但整体净资产较2017年底实际下降1.84万亿元(4808.91亿-4991.8亿元)。净资产的下降只能用一个事实来解释,即大量企业家选择减产甚至停产,从“规模以上”的整体板块中消失。企业家集体主动或被动地选择了这个危险的方向,导致今年1月至8月的负净资产转化率为-160.6%。

总体而言,2012年至2018年8月,规模以上民营工业企业利润总额达到14.4万亿元,而净资产增幅仅为4.5万亿元。近10万亿元的差额已经由私人企业家解决。在宏观经济政策层面,由于不鼓励他们将利润进行再投资,并且受到严格的汇率和离职率限制,企业家唯一的选择就是投机房地产,并尽最大努力去做。这1万亿资本已经成为撬动房价泡沫的最关键的砝码。

就外国公司而言,像私营企业一样,它们也显示出一种日益明显的趋势,即削弱它们在股市再投资的意愿。从2012年到2013年,外国公司的再投资意愿略有增加。利润与净资产的比率从31.7%上升到47.5%,但之后的情况并不乐观。在2015年跌至28%后,这种情况持续了三年,并在2018年1月至8月跌至负值。与民营企业一样,2018年1月至8月,外资企业实现利润1.1万亿元,比2017年底减少2694亿元(100527-103221)。当然,这也是由于规模以上的外国企业主动或被动减产,甚至停产,导致外国企业板块总数减少。这导致今年1月至8月外国公司的净资产转换率为负-24.7%。

总体而言,2012年至2018年8月,规模以上外商投资工业企业利润总额为10.9万亿元,折合净资产为3.1万亿元,其余7.8万亿元为外商投资企业结清利润后的余额。外资基本上没有参与中国的房地产盛宴,所以这7万亿人民币资金只能兑换成外汇。这是我国外汇储备和汇率承受巨大压力的根本原因。因此,中国的外汇储备减少了近1万亿美元,人民币汇率也下降了约10%。

国有企业的净资产转化率不需要更多的分析。在了解了上述外汇压力来源的数据后,我们接下来将提出第三大举措:三类企业的净出口数据,即它们为各自国家赚取外汇的能力。在当今世界,这种能力的力量非常重要,无论怎么估计都不过分。下表中的数据来源是海关总署的月度报告。

(注:本表不包括集体e的进出口数据

在阅读上表之前,我必须再次强调:从事货物进出口的国有企业当然是制造型国有企业。如前所述,今天他们不必承担社会责任。相反,由于国有制造企业控制着原油、矿石和食品等关键商品的垄断进口权,它们实际上比私营企业和外国企业拥有巨大的成本优势。然而,这种成本优势并没有转化为相应的生产能力,国有企业也没有建立深加工能力和形成最终出口能力。

从2011年到2018年8月,私营企业净出口比例长期保持在100%以上。尽管外国公司净出口的比例呈持续下降趋势,从2018年1月至8月从峰值的84.2%降至23.6%,但仍保持正值。只有一直保持大规模负价值的国有企业一直是贸易逆差的提供者。

总体而言,2011年至2018年8月,民营企业净出口总额为3878亿美元,外资企业净出口总额为1188亿美元,而国有企业净出口总额为1977亿美元,令人大开眼界。我建议你仔细逐字阅读这些数据:-19,717亿美元。那么让我们考虑一下:国有企业能建立出口能力吗?如果国有企业最终无法建立出口能力,他们还能做什么?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想从国家统计局的年度数据库中,分别列出私营企业、外资企业和国有单位的就业人数。请注意,这不再是一个纯粹的工业企业,而是所有类型的企业,包括第三产业和公务员制度。

综上所述,尽管私营企业在挣扎求存,但它们提供了越来越多的工作岗位,就业率从2011年的19.2%上升至2017年的29.9%。私营企业是我们大中华区的经济支柱。外国公司大致保持在6-7%,这被认为是中国经济的支柱。只有国有单位,甚至包括公务员,不能提供足够的工作岗位。就业人口比例从2011年的18.7%稳步下降至2017年的14.6%,仅为私营企业的一半。总而言之,拥有最多资源的国有企业在净资产回报率、净出口和就业方面都极其薄弱。

(台风“朱山”过后仍坚持上班的私营企业员工是我们大中华区的经济基石。好好照顾他们!)

在这篇文章的最后,我仍然会像往常一样提出我的经济改革建议:对制造企业进行有针对性的减税。有两种减税方案:第一,如果制造企业将利润用于再投资和再生产,投资可以直接抵减所得税。第二,制造企业职工的工资包括在增值税抵扣范围内。本文提到的所有经济困难都可以通过这两个建议来解决。至于因有针对性的减税而造成的约1.5万亿元的财政缺口,我建议对二手房买卖同时征收个人所得税,不应予以豁免。房价的增值部分征收20-50%,这很容易弥补目前市场规模近1万亿套二手房的资金缺口。如果是这样,多好啊!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