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股票入门正文

[广州炒股女性股民跳楼]但斌:转载

[中信战略]估值在底部区域,但只有当你能清楚地看到未来,才会有一个大市场。

[广州炒股女性股民跳楼]但斌:转载

中信战略团队花旗战略团队3天前于2017年7月1日《证券期货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办法》正式实施。通过微信生成的信息仅供中信证券客户中的金融机构专业投资者使用。请不要以任何形式转发此信息。如果您不是中信证券客户中金融机构的专业投资者,请不要认购、接收或使用此认购号码中的信息,以确保服务质量和控制投资风险。

很难设置此信息的访问权限。如果给你带来不便,请原谅我!感谢您的理解与合作。如果你有任何问题,请发送到kehu@citics.com邮箱。

秦佩静/杨凌秀/邱翔/许/姚广福

从估值的底部来看,很明显,未来大市场将只来自花旗战略集团(CITICS strategy group 003360005336006)。

投资要点

估值在底部区域,但只有当你能清楚地看到未来,才会有一个大市场。

1)目前,a股市场在整体估值上与几个历史基数相当,利润增长率高于当时。然而,以整体法计算的较低估值和较高的整体利润增长率,并不意味着它真的比当时更便宜。对整体市场估值是昂贵还是便宜的评估,主要取决于投资者想要购买的优质品种是昂贵还是便宜,而不取决于有多少劣质品种被向下调整,以及估值有多低。

2)a股的整体估值低于两年前,但在行业空间、商业模式和竞争格局上具有高度确定性的品种估值几乎没有变化。与2016年2月相比,我们继续跟踪的非周期性行业80只多头股票的动态市盈率中值(FY1/FY2)从24.3倍/19.1倍略微上升至26.3倍/21.2倍。因此,市场下一步是否有趋势主要取决于二级品种,这些品种不太确定,会扼杀估值。这些股票估值是否更便宜并不是核心底部的关键因素。关键因素是风险偏好较高的基金必须愿意进入布局。无论是否存在这种增量资本(或现有资本是否愿意改变头寸),关键在于投资者应该对未来的内外部经济环境和市场环境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3)创造一个大市场的唯一途径是让投资者清楚地看到一个长期的图景:1)中国正在彻底打破固有的增长模式,并形成了新的驱动力;2)应对复杂外部环境和突破瓶颈的能力。这种局面不仅取决于金融去杠杆化来净化市场,还需要看到近年来许多改革措施的实质性进展。

配置建议:在大清市出现之前,我们仍建议投资者避免过多暴露于一系列反复波动且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宏观因素,选择确定性最高、阻力最小的配置方向。

1)第一个层面是一个周期性行业,受益于“短缺经济”,具有高度决定的短期表现,并不时受到价格信号的推动。它仅用于短期对冲配置,包括煤炭、钢铁、重型卡车、造纸、染料、航空、铜、镍、锡、无源元件和8英寸晶圆代工厂。第二个层次是中长期市场空间确定性高、竞争格局稳定的板块。我们将坚持底部头寸的配置,并立即回购,包括消费、医药和新能源汽车。第三个层次是具有长期明确发展空间的行业,但商业模式和竞争格局仍不明朗。其中,我们最看好的是工业自动化、网络安全、SaaS和军工(北斗产业链),它们非常适合使用超跌反弹攻击。

2)马良构图:根据最近调整的市场环境和估值,我们也调整了马良构图,推出了CYTS和神州数码,引入了V

1)关于《中国日报》的业绩预测:整体披露率仍然较低,不足以分析板块走势,但结构可以看出行业的一些子行业发生了变化。目前,已披露中期业绩和高增长率的行业主要分布在现金贷款(关注度低,繁荣度高,但存在监管风险)、AMC(关注度低,但繁荣趋势确定性高)、景观照明(全面调整)、SaaS(恒华科技和超图软件都在大力发展云服务业务并提供SaaS产品)和出境旅游(天邦国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35%-85%,超出预期)。

2)6月下旬和7月上旬贸易争端的发展。我们一直认为,单纯增加贸易产品的税收规模仍相对不太可能。最重要的原因是美国对中国出口和中国市场的依赖远远高于中国对美国的依赖。515种商品被排除在新的税收清单之外,其中大多数是生活必需品,替代性很弱。我们很难想象如何选择一份价值2000亿美元的税收清单。美国本身就是一个依靠绝对领先的知识产权来收取版税的商业模式。核心利益是维持这种商业模式。我们预计,在短期内,中国企业对美国高科技产业实施投资限制的可能性会更大。这应该是贸易争端最有可能的发展方向。

风险因素:股权质押问题加剧;中美之间的分歧已经加剧。

估值在底部区域,但只有当你能清楚地看到未来,才会有一个大市场。

目前,a股市场的整体估值已经堪比历史上的几次大底,其利润增速也快于当时。

然而,用整体法计算的较低估值和较高的整体利润增长率,并不意味着它真的比当时更便宜。举一个简单的例子,上面计算的a股非金融类非石油和石化公司的TTMP/东方总估值在2016年2月底是29倍,现在是21倍。假设分析师已经知道2015年的利润增长率为-4.85%(仅考虑2015年之前上市的股票),并且今年(2018年)的净利润增长率预计为15%~20%,他们比2016年初更便宜还是更昂贵?

让我们先不要急于回答这个问题。根据一致的预期利润预测,恒瑞的动态市盈率在2016年初是30倍,现在是70倍。茅台当时是13倍,现在快了30倍。当时,中国国家旅行社比现在快20倍,快40倍。当时,汇川科技是25倍,现在是40多倍。当时,广联是20倍高,现在接近50倍高,以此类推。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整体市场估值是昂贵还是便宜,主要取决于投资者想购买的优质品种是昂贵还是便宜,而不取决于一堆劣质品种下调了多少,估值降低了多少。

长期不上涨甚至下跌的股指不一定意味着更便宜。让我们举另一个例子。从2016年1月28日到2018年6月19日,上证综指上涨了9.5%,而上证综指相应的净利润总额从2015年底的2.06万亿英镑上涨至2017年底的2.66万亿英镑(剔除首次公开募股和退市股票后为21.8%),上证综指是更贵还是更便宜?

让我们看看我们计算的一组数字。虽然上证综指从2016年1月28日至2018年6月19日上涨了9.5%,但如果仅考虑2016年1月28日已经在指数样本中的个股,按照同样的指数构建方法,区间内的累计涨幅应为30.6%(而该部分股票的累计净利润在两年内增长了21.8%)。在这一差异中间,新股子指数贡献了-18.1%,额外股本贡献了-3%。第二只新股对指数负贡献的根本原因不是新股发行的数量或新股发行的质量

简单的低估值从来都不是未来大市场的充分条件。过去,每一轮大市场都伴随着改革政策的出台和新势头的出现,并由代表性行业引领:2005年的股权分置改革,2008年底的“4万亿”刺激驱动的循环股,2013年并购的大幅度放松,以及媒体、游戏和移动互联的兴起。2016年初,黑色金属的强劲反弹让市场看到了供应方改革的效果。2016年大量招牌的出现以及来自北方的资金加速流入提醒市场,蓝筹股将不再因现有投资者的偏见而被低估。这些事情,和估值在最后几次并没有直接联系到底部,市场反弹时,估值在事后的位置是底部;如果市场没有良好的市场形势,2011年底宣布的估值底部将持续到2014年6月。

事实是,尽管a股的整体估值低于两年前,但在行业空间、商业模式和竞争格局方面具有高度确定性的品种估值几乎没有变化。与2016年2月相比,我们继续跟踪的非周期性行业80只多头股票的动态市盈率中值(FY1/FY2)从24.3倍/19.1倍略微上升至26.3倍/21.2倍。

因此,下一步是否会出现趋势市场,主要取决于二级品种的不确定性和扼杀估值。这些股票估值是否比以前更便宜并不是核心底部的一个重要因素。核心因素是应该分配风险偏好较高的基金。是否存在这种增量资本(或股票资本是否愿意改变头寸)的关键在于,投资者应该对未来的内外部经济环境和市场环境以及未来的长期政策方向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因此,创造一个大市场的唯一途径是让投资者清楚地看到一个长期的图景:1)中国正在彻底打破固有的增长模式,并形成了新的驱动力;2)应对复杂外部环境和突破瓶颈的能力。这种局面不仅取决于金融去杠杆化来净化市场,还需要看到近年来许多改革措施的实质性进展。

在此之前,我们仍建议投资者避免过多暴露于一系列反复波动且具有高度不确定性的宏观因素,并选择具有最高确定性和最低阻力的配置方向。在上周的周报中,我们详细分析了当前确定性投资机会的三个层次:

第一个层面是一个周期性行业,受益于“短缺经济”,具有高短期表现确定性,并不时受到价格信号的推动。它仅用于短期套期保值分配。可进一步分为三类:1)新环保政策形成的国内供应侧和分阶段供应限制品种,如煤炭、钢铁、重型卡车、造纸、染料和航空;2)资本支出不足且全球供应有限的品种,如铜、镍和锡;3)全球产业分工转移和产能升级导致的供需失衡,如无源元件和8英寸晶圆代工。

第二个层次是中长期市场空间确定性高、竞争格局稳定的板块。我们将坚持底部头寸的配置,并立即回购,包括消费、医药和新能源汽车。由于本轮市场调整中估值并未大幅调整,投资者普遍担心“抱团”股的业绩低于预期,预计下一步布局的时间窗口将等到2018年第三季度估值转换后。

第三个层次是具有长期明确发展空间的行业,但商业模式和竞争格局仍不明朗。其中,我们最看好的是工业自动化、网络安全、SaaS和军工(北斗产业链),它们非常适合使用超跌反弹攻击。

考虑到最近调整的市场环境和估值,我们重新调整了马良的投资组合,将CYTS和神州数码转让出去,将台积电和广联达转让进来。更新后的马良投资组合策略包括招商银行、上海机场、华电国际、配第、B

目前,两市业绩预测的披露率仍然很低,主板为8.1%,中小板为99.5%,创业板为13.3%。但根据深交所中小企业的披露要求,公司应在第一季度报告中披露中期业绩预测。大多数业绩预测发生在4月。虽然数据披露率很高,但信息滞后,而且很大的可能性已经反映在市场价格中。因此,此时中小企业业绩预测的增量信息非常小。此外,主板只要求在净利润发生重大变化时披露业绩预测。因此总体而言,目前的数据披露信息不足以分析整个板块的增长。

然而,由于高增长和重大变化的公司偶尔披露业绩预测,我们可以看到各自行业的繁荣有所变化。为了防止过多的噪音信息,我们剔除了2017年净利润低于1亿英镑或增长率低于20%的个股,以及6月前披露业绩预测的公司(不包括滞后信息)。

除了与周期相关的传统行业外,我们观察到,已披露中期业绩的高增长率行业主要分布在现金贷款(低关注度、高繁荣度,但存在监管风险)、AMC(低关注度,但繁荣趋势确定性高)、景观照明(全面调整)、SaaS(恒华科技和超图软件,正在大力发展云服务业务并提供SaaS产品)和出境旅游(天邦国际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预计同比增长35%-85%,超出市场预期)。

论6月下旬至7月上旬贸易争端的发展

尽管特朗普在本周公布新的500亿英镑税收清单后宣布进一步征税,但市场对贸易争端的扩大非常担忧。不过,我们一直认为,提高纯贸易产品的征税规模仍相对不可能,但限制高科技产业投资的可能性非常高。

最重要的原因是,与中国对美国的依赖相比,美国对中国出口和中国市场的依赖程度要高得多。美国每年从中国进口逾5000亿美元,美国投资的企业每年在中国大陆的销售额超过4800亿美元。在这种环境下,特朗普真的想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商品征收另一种税(从白宫网站“总统关于对华贸易的声明”)这很难考虑美国在华投资企业的实际利益在未来是否会受到损害,也很难实际操作(选择一个价值2000亿美元的进口商品税单)。例如,在USTR 1333税单的第一版中,删除了515个项目(涉及160亿美元),其中许多是居民的必需品。例如,所有药品和一些低端医疗器械都被取消了,理由是“税收可能导致大量中国医疗产品放弃美国市场,而来自其他国家的新供应商需要经过更长时间的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批准程序,无法在短时间内满足市场需求。”由于进口必需品对中国的高度依赖,很难想象如果我们要额外征收2000亿元人民币的话,光是选择品种就有多困难。

另一个原因是没有太多的需求。美国本身就是一个依靠绝对领先的知识产权来收取版税的商业模式。如今,各种名义下的争端只是为了防止中国威胁其原有的商业模式。减少贸易赤字不是其核心需求。即使对华贸易逆差在短期内减少,最终也只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因此,我们仍然认为贸易税在短期内不太可能扩大,但我们判断,大智能手机股票市场在短期内肯定会发生(无论中国采取何种方式应对)是对中国企业在美国一些高科技行业的直接投资(包括并购)的全面限制,这也在之前的301调查建议的框架内。这项措施基本上阻断了通过海外公司进行技术转让的道路。

风险因素

股权质押问题集中爆发。我们之间的差异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评论